• <track id="6e1y0"></track>
    <ol id="6e1y0"><output id="6e1y0"></output></ol>
    1. <track id="6e1y0"><i id="6e1y0"></i></track>
    2. 新疆不是只有戈壁,還有大片的草原、森林、湖泊和星辰銀河

      讀圖模式

      (作者:Steed)平時,我總是被誤認為是新疆人,這次恐怕要“坐實”這個身份了。是的,我又去新疆了。2008年第一次去新疆,是為了追那一年的日全食。接下來,一次又一次回到新疆,則是貪圖那里風格迥異的美景,尤其夜空的星星。廣袤開闊的地形和稀少的人為光線干擾,成就了新疆的星空浩瀚、銀河燦爛。如今,南疆北疆差不多都跑遍了,光是今年夏天就去了兩回。這次則是受別克邀請,參加2019別克SUV強者體驗營,去伊犁試駕全新別克昂科拉。

      和人們對于新疆的刻板印象不太一樣,伊犁雖然地處北疆,離海洋很遠,但是氣候濕潤,猶如江南。這是因為它夾在北天山山脈和南天山山脈之間,兩條山脈形成夾角,猶如張開向西的懷抱,迎接著大西洋濕潤水汽的到來。

      受這些濕潤水汽的影響,伊犁河谷的平均年降水量可以到達200-350毫米,有著非常豐富的高山植被和草原景觀。再加之新疆幅員遼闊、地廣人稀,對于喜歡野外、喜歡星星的人來說,其實來多少遍都不會厭,因為白天和晚上、春夏和秋冬,都有著不同的景色。

      賽里木湖就是大西洋水汽給伊犁帶來的一份禮物。充沛的降水和來自山地的坡面徑流讓湖周圍充滿生機,許多旅游宣傳語里也喜歡詩意地將賽里木湖稱為“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淚”。那里正是我們這次試駕的主要目的地之一。

      沿著清伊高速和連霍高速一路自駕,沿途有明確的標識指向果子溝-賽里木湖景區,即使不用車內的安吉星,迷路的可能性其實也不大。而筆直的高速公路上,有機會可以體驗油門能踩多深就踩多深的放肆感,(當然前提是要控制好車速)對于一些朋友來說,這恐怕是在新疆自駕的最大樂趣之一。

      我這次試駕的頂配1.3T+CVT的昂科拉,整體車型非常的“飄逸”,能夠體會到車的年輕跟運動感。車內前后座都比較寬敞,尤其一個人坐后排的時候很方便左右換位置來抓拍窗外的風景。

      我平時是開純電動車的,但對昂科拉上手也很快,夠用的動力搭配無級變速器,格外平順,潤物細無聲的感覺;而應對不同路況變化時,變速箱的換擋邏輯也都十分清晰,尤其對于新疆這一爬坡上坎運動的頻發區,昂科拉雖然是小型SUV,還是相當能打的。

      當然,這次也是帶著一些打卡的目的來的。之前就聽過《賽里木湖的月光》這首歌,雖然歌詞本身和月亮的關聯度不大,但還是讓人對于湖區的夜空無比向往。只可惜等不到夜色降臨,景區8點就要關門清場,只留給我們在陽光、雪山、草原的映襯下,以限速40的節奏環湖一周的機會。

      即便這樣,賽里木湖地區依然是一個絕佳的自駕地點。即使限速40少了馳騁的感覺,但是可以通過定速巡航把車設定到40km/h,再搖下車窗,溫和的風可以讓整個人都感到又省事又愜意,拍視頻和拍照的效果都完全足夠;而關上車窗,一個叫做QuiteTuning的靜音科技,讓昂科拉和風噪、路噪和發動機的噪音相隔絕。

      然后,除了環湖公路本身,沿途還會經過綿延20多公里的果子溝,不論是600mm年降水帶來的蔥郁植被,還是綿延的山間架起的果子溝大橋,都讓旁邊的同事不斷驚呼“這也太好看了吧”。而五種顏色的昂科拉整齊地列隊從大橋上經過,如果不是有航拍器我都不知道自己曾身處這么好看的一條車隊中。

      雖然無法在賽里木湖畔賞月,但我們還是不太甘心,選擇在市區晚飯后再驅車一個半小時折返到果子溝。這個季節里難得的好天氣,是最適合拍星星的。

      看到壯美的星空照片,大家往往容易被照片本身吸引,其實背后的拍攝過程受特別多因素的限制,并不只是參數調好、按一下快門的工夫而已。這非常需要天時地利人和。

      其實,白天也是有星星的。只是由于強烈的陽光和大氣的散射,我們無法看到它們。只有當夜幕降臨,星星才會在逐漸暗下來的天空中顯現。然而,如果城區光污染強烈,或是天氣多云多霧,我們也沒有辦法看到繁星滿天。所以,最好是在一個晴朗的夜晚,往背離城市的方向開,找一個空曠又沒有太多光線打擾的地方。

      當然,最好是能在白天提前踩點,等到夜晚一片漆黑才開始尋找的話,可能會耗費大量的時間。好在別克的團隊里有經驗豐富的跟車教練,為了組織好這場試駕,他們已經多次踩過點了,直接額外開一輛昂科拉,帶我們回到了離伊寧市區直線距離60公里的果子溝。

      9月初的新疆,大概21點才會日落,還要再等1個小時,天才會完全黑下來。抵達果子溝時,夜已深沉,月亮尤其明亮。正所謂“月朗星稀”,這時候已經能看見滿天繁星了,但銀河的模樣還不夠明顯。有月亮給地景補光,這個時候更適合拍攝星軌。而等到2點多上弦月落以后(對的,月亮并不一定通宵營業),銀河才“上位”成功。

      很多朋友問我,星軌是怎么拍的。在膠片機的年代,一張星軌往往需要持續曝光很長時間。而如今數碼相機的時代,單張長曝已經不是主流了。星軌是上百張星星的照片合成在一起疊加出來的。

      把相機穩穩地架起來,取好景,構好圖,然后開啟連拍模式。每張照片的曝光時間,可以設定在30秒左右。畫面中的地景保持不動,只有星星隨著地球的自轉而東升西落,在相機拍攝的照片中留下移動軌跡。雖然30秒內,星星只有非常細微的位移,但持續連拍一兩個小時的話,我們就能得到長時間內星星的軌跡了。

      話說回來,仰望同一片天空的時候,我們看到的星星其實都差不多,這時就需要選擇前景,讓每一張照片都變得獨一無二。這次,我們直接讓試駕的主角——昂科拉來擔當這個重要的C位。我們特地開了一輛白色的全新昂科拉,作為SUV,還是與夜空相反的顏色。在廣闊的天幕下看起來也不至于格外渺小。

      其實我們“追星小分隊”連帶教練一共就3人,卻開了兩輛車,就是為了當一輛車成為被拍攝的前景時,在這一兩個小時期間,我們能有一個“溫暖的港灣”。畢竟初秋的新疆,山里是逼近零度的。架好三腳架,設置好快門線,窩進另一輛昂科拉,放下舒適厚實的座椅,打開空調,打開全景天窗,甚至可以很方便用CarPlay放一些舒緩的音樂,在星空下補個覺。旁邊還有寒夜里扎帳篷拍星星的幾個游客,和他們一比,我們真的是太幸福了!

      鬧鐘設置到2點,起來收獲一波照片。這時,月亮已經落下去了,接下來就是銀河滿際的時候。昂科拉成了我們的拍攝道具:車燈、后備箱、擋風玻璃和天窗,都能拍出一定的創意來。真·一個通宵往往就這樣“玩”過去了。

      同時發現,昂科拉的實測油耗也很給力。滿油啟動,往返果子溝有220多公里,拍星星得有4個多小時都一直燃著車,再加上第二天來回伊昭公路又有220公里的爬坡懸崖山路,這40L的油箱都還是夠的。

      所以,雖然拍星星不一定需要自駕,但自駕一定是一個更好的選擇。尤其當性能、設計以及輔助功能強大以后,汽車就是野外行走的避風港。動力當然不用說,大幅減少了徒步的功夫,把精力都留給風景和體驗;而充足的儲存空間可以隨意囤上大量的拍攝器材、沿途的吃喝補給,當然真正智能的智能互聯也成為了當下廣大中高檔車的標配。在昂科拉上,只要喊一聲“你好別克”就可以有故事發生。

      總之,不論是單純的自駕還是帶著“追星”的目的去試駕,駕乘的體驗過程是我們最可控的一部分,而日升月落、星移斗轉有他們的自己規律,陰晴雨雪,都是為我們的體驗增添獨特的記憶點。據說在我們離開以后,伊犁天氣就轉陰了,所以美好的星空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那既然遇見了,我們就把它拍下來。


      評論 (0) 只看樓主

      最新帖子

     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

      ?果殼網    京ICP證100430號    京網文[2018] 6282-492號    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    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

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:jubao@guokr.com    舉報電話:18612934101    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    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

      宽宽影视